民族团结一家亲 | 让民族团结的情谊永远延续下去

摘要: 编辑:李双玲审校:牛 虎审核:李诚祝

12-15 23:42 首页 阿克陶零距离


        “如孜‘阿塔’,我来看您了!听说您生病了,我立即从深圳赶过来,您身体好点了吗?”在阿克陶县人民医院传染科25床,一个40来岁的汉族妇女趴在床前,紧紧依偎在白发苍苍、慈祥和蔼的维吾尔族老人的怀里,哽咽地问着老人的病情,看到老人憔悴的面容,妇女已经泣不成声,老人眼里噙着泪水,心疼地轻轻搽拭着女儿脸上的眼泪,连连说:“好孩子,我没事,我没事,你工作那么忙,又那么远,打个电话就行了,来回奔波多辛苦啊,看看,你都瘦了。”

        随着老人慢慢的诉说,笔者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:老人叫如孜·帕依孜,中年妇女名叫何英,她的父亲何良岩,曾在新疆阿克陶县工作近30年,与如孜·帕依孜老人之间有着说不完的情谊。如今,如孜·帕依孜老人已经91岁了,而何良岩老人在去年就去世了,但他们相识了50多年的“手足情”却像帕米尔高原的涓涓溪流一样源源不断,滋润浇灌着民族团结之花。

        1956年4月,新疆和平解放初期,肩负着组织重任的何良岩来到了阿克陶县皮拉力政府任区委书记。

        1958年,全国普及农业生产合作社运营,如孜·帕依孜在皮拉力公社负责牛羊副产品工作,何良岩则负责阿克陶县皮拉力公社的管理工作。在那之后的日子里,两人的情谊一步一步加深,最终成为了亲密无间、形影不离的好兄弟。

        当时阿克陶县皮拉力乡99%的农民都是维吾尔族,在工作中,有了如孜·帕依孜的帮助,何良岩迅速掌握了维吾尔语,不仅能说还能写,甚至做汉维文字的翻译。当如孜·帕依孜工作中遇到难题时,何良岩总会耐心解释,直到他理解、学会为止。就这样,两人互帮互助、互相扶持,两个人像亲兄弟一样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        1993年,何良岩老人随儿子何伟迁居乌鲁木齐,在这期间,如孜·帕依孜老人多次从阿克陶县专程到乌鲁木齐看望老伙伴,两人吃住都在一起,一如往昔。

        “何爸爸自从到乌鲁木齐定居后,每年都会带着何妈妈来我家看望我们,在我家小住几日。何爸爸和父亲一起赶着毛驴车回到以前工作过的地方,看看一起种的树......何爸爸从小到大都喊我‘大丫头’,喊我的妹妹‘小丫头’,比我父亲对我们还要亲。我也非常喜欢何爸爸、何妈妈。看到他们很喜欢吃野蘑菇,我就跑遍方圆几里的杨树林采来蘑菇,学着何妈妈的样子做给他们吃。”如孜·帕依孜的大女儿帕提曼·如孜回忆着过去开心的往事,眼睛里不时闪出幸福的泪光。

        “何爸爸去世前最后的遗愿就是要看看我爸爸,看看我们这几个孩子,但是年龄太大,坐不了飞机,他就让他的大儿子何伟哥哥,开着车跑了1600多公里来到我家看望我们。没过多久,当我父亲听到何爸爸去世的噩耗时,在家哭了三天三夜,不吃不喝,谁劝都听不进。”

        就这样,从何良岩老人到他的儿女们,两代人与如孜·帕依孜的家人们彼此尊重、信任,像亲戚一样交往。

        直到50多年后的今天,何良岩的家就是如孜·帕依孜的家,何良岩的儿女就是如孜·帕依孜的儿女,两家延续了近“半个世纪”的民族情谊就如陈酒,芳香而又醇厚。

        2015年,何良岩老人的儿子何伟来到阿克陶县喀热开其克乡比纳木村驻村,得知这个消息后,当年已经89岁的如孜·帕依孜老人不顾自己年事已高,坚持要来看看兄弟的孩子。

        老人给孩子带去了自家做的馕、羊肉,并和他谈起了那些年的往事,谈起了他和兄弟当年共同种植的“良岩林”,他说:“树嘛!以前从几棵都长成了好大一片林子了,现在这些树可以抵挡好多风沙呢!”

        回忆着50多年来一桩一件的小事,想到何良岩,老人难掩心中的悲伤,潸然泪下:“我们俩这一辈子都是好兄弟。虽然他走了,但他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,我们共同的心愿就是让这份民族团结情谊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。”

        老一代地情谊影响着这一代,何伟驻村时联系到如孜?帕依孜在喀热开其克乡兽医站工作的女儿,询问老人的身体情况,带着父亲的嘱托常常到老人家里去探望老人,和老人的孩子们交流。

        何伟说: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我们这一代兄弟姐妹们的感情应该更加的深厚,应该告诉下一代,民族团结来之不易,就像大家说的那样,我们要像爱护我们的眼睛一样爱护我们的友谊,它是老一辈用青春和鲜血浇灌的。

        何英说:“父辈们的莫逆之交深深地影响着我们,我们定会拾起父辈的手足情,再续民族团结情。(县委宣传部  齐瑶)




编辑:李双玲

审校:牛    虎

审核:李诚祝


首页 - 阿克陶零距离 的更多文章: